公子切糕

21 Oct.

看时只道是寻常

——校对君对白罗芙爱恨交织的控诉

 

钱钟书先生“鸡蛋母鸡”的梗,读者们大约都有印象。既然大家喜欢白君的书,大约也会想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熟悉白君的读者,大约都觉得她脾气火爆,爱她的说她这是真性情,一般路人或许会觉得她戾气重情绪太激烈。我没有见过白君,我们的友谊始于今年7月底,当时因为对白君《饲养》这篇文的由衷喜爱,得知她准备出本,我忍耐不住私信她,毛遂自荐做她的校对,一开始不觉得,后来真是后悔死了!

三次元,我是一个编辑,9年工作经验。

没见过这么命运多舛的作者!

    7月27日,我联系白君,成为了她的校对。

8月1日,00:58分,白君在Q上给我留言:“你对付标点符号有办法吗?我用macbook写,然后转过来的引号省略号全部变成英文的,还不能替换,我手动改完之后,现在居然有一部分左双引号自动变成右双引号,欲哭无泪,我怕我手动改完之后出第三遍幺蛾子,光跟符号战斗了。”

    只看这样几行字,大家可能没有直观的感觉,我来为大家解说一下。

·《饲养》全文,有38W字。

·初稿的时候,因为系统问题,所有的引号与省略号,都有问题,所有的。

·无法替换,手动改,一遍不成改了两遍!38W字一句一句地扣,两遍!

·她当时并不是没有校对,但是她没有直接把问题甩给校对,或是干脆置之不理。

·最后这个标点符号的问题,还是她自己解决的,我只提供了不值一提的一点协助。

有的读者觉得她的故事情节跌宕、感情动人、文字优美、用词精到。而我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可以说我赞叹她的才情,更佩服她的认真与执着。我爱她。

 

看她的文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一般的校对只涉及到错别字等等,但是我有我自己的偏执,我特别不能容忍的是在文学作品与戏剧中,出现不符合时代背景的东西。校对她的文,我必须同时开浏览器与word软件并列在屏幕上,一边看一边查。就以刚刚完结的《深山夕照深秋雨》这篇文举例吧。

·探戈那段情节大家都很喜欢,我却担忧探戈在那个时代是否已经为中国人,至少是上流社会的中国人所熟知,能看出一点门道。

·烟土与鸦片这两个词在文中反复出现,我一开始觉得奇怪,烟土就是鸦片为什么要写两次?专门查询后我发现,这是在原始罂粟汁液进行提炼后,精炼纯度不同而造成的命名差别。

·伊朗土这个词,全文只出现了一次,我担忧当时“伊朗”这个词是否已经出现,还是会使用“波斯”,查询后发现,伊朗改名为伊朗,是在1935年,而故事发生的年代,白君在第一次说明的时候,写到“民国30年”。首次标明年代,她并没有写19XX年这样的写法,读者们如果对台湾的时政新闻有了解的就会知道,台湾即使到今天,正式公文上都在使用民国多少年这样的纪年方式。文中一直到唐山海正面对决苏三省的时候,才第一次用了1941年,让读者能以自己的历史知识对当时唐山海所处艰难时世更加有所体认。作者用词之严谨,可见一斑。

·一直到番外《若问相思何处歇》,开篇写到1949年,然后写九年后,陈深去世后来到丰都鬼城,再见唐山海。我对使用“丰都”还是“酆都”有疑问,百度告诉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1950年,隶西南区川东行署区涪陵专区;1952年9月,隶四川省涪陵专区;1958年县名酆都改为丰都……”

这类情况,在我为她校对《饲养》《深山》这两部文中屡次出现。时代细节、方言叫法、选词用典……字斟句酌校对的艰难痛苦,远超出我的初始预期。我真是恨她。

我在校对的时候尚且如此,万丈高楼平地起的过程中,她在写下几十万字的过程中,又面临着多少磋磨。她煎熬心血所写的情节,有些其实我、我们大家,不能完全看出来,真是憾事。

白君的文,在交待背景上细致入微,当随着情节的铺展,节奏逐渐加快之后,我们作为读者的,通常就会沉浸其中,为主角的悲欢离合而心情激荡,这时候作者埋伏下的一些线索,有时候就会被忽视掉,尤其是在Lofter这样的平台上看连载,往往都是看过就算,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通读,有时候不能明白当时作者为什么这么写,甚至想不起前文里有哪些段落与正在看的这段有关。读她的文,那些看似闲笔,甚至貌似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后来再通读时,发现常与后文相合,都是能体现人物心理发展、推动故事情节的精妙所在。

看时只道是寻常,个中辛苦有谁知。多少费心设计的情节,成了沧海遗珠,简直不敢想。白君在写这部作品的后期一直生病,加上遇到讨厌的人用轻慢的态度对待她的作品,更让她心情很差。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能看到这本书,乃至有闲,肯看我这篇文字到现在的人,大约都是对白君有点真爱的,是她没有见过面的知音。白君有自己很成功的事业,不是那种要靠爬格子吃饭的人,写文纯粹是爱。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大家的欣赏与喜欢,我猜她也是很开心的吧?

白君有幸,得遇你我诸君,写作路上不孤单;我等更加有幸,遇到这样的作者,大家说是不是呢?

 

                                                             公子切糕

                                                    2016年10月21日

 


评论(1)
热度(68)
  1. 叉子白罗芙 转载了此文字

© 公子切糕 | Powered by LOFTER